宫毯织造技艺北京市级代表性传承人——王国英

  南北一条中轴线,四方对称布局严,外城内城加皇城,城城围着紫禁城。大家都明白这句顺口溜指的是故宫。其实在地毯行业,这句顺口溜形容的却是北京宫毯。王国英就是北京宫毯织造技艺第五代传人,也是北京市级代表性传承人,她的绝活是织造精美的“盘金毯”。一块块精美的盘金毯见证了北京宫毯由兴盛到败落,又从抢救到传承的历史过程。2008年北京宫毯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请听《非遗时光》大型采访报道:《织就“盘金毯”再现皇家风》,访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北京宫毯织造技艺北京市级代表性传承人——王国英。

  北京宫毯 ,兴盛于元代,是北京富有地域特色和宫廷特色的手工艺制品。燕京八绝的宫毯过去主要是给皇宫做的贡品。它的用料非常讲究,编织手法精湛细腻。图案丰富多彩,有京式、古纹式、民族式、锦纹式、花鸟式等等,图案讲究纹样对称,给人以四平八稳之感。因为过去曾是皇宫专用的御用品,所以叫宫毯。

  王国英的介绍里提到了一个四菜一汤的名词,怎么北京宫毯还跟餐饮联系上了呢?

  咱餐桌上不是有一个四个菜中间一个汤,餐桌上的一个摆放方式。因为地毯有边,边里头有大地儿,大地儿上四个角摆上图案,然后中间一个图案,它很形象四菜一汤,我们后来叫白了就是四菜一汤,实际上它是格律体构图,这种毯子一看就是京毯风格,京式地毯,这是一个标志。

  北京的手工织毯历史悠久,元代北京就已经成立了专门为皇宫织造地毯的作坊。清咸丰年间,大批西藏织毯工匠进京,手工地毯在北京更加兴盛繁荣,并开始走向民间。北京宫毯有地毯、壁毯、卧毯等多个品种,原材料以羊毛、丝线为主。北京宫毯的工艺流程大体分为三部分:前期准备、织毯成型和美化整

  地毯来说首先你选用什么纱,选纱纺线,染色,然后图案设计,放大样,织做,就是织毯成型,织毯成型完了以后就是后期处理,是平、片,然后地毯来说有一个洗,然后剪、整修,检验入库。十多道工序吧,这是大的工序,然后各道工序里有自己的小的工序。

  北京宫毯的制作工具可以分为两种,一是织毯设备;二是织毯专用工具和量具。为了让我们看得更直观,王国英特别在织机前进行了介绍。

  她现在手里用的是砍刀,栓一个个八字扣用的,这个是剪子,这个是筢子,然后我们工具一般还有尺子,镊子,制子,这是我们的标准工具。

  我们学徒的时候,我们刚上班头一天,给你一块磨刀石,给你刀子、剪子、筢子,三样东西边上自己磨去吧。我的第一把刀因为没开刃儿,我开刃儿磨了一天才能使,然后磨剪子,剪子我们这儿是在王麻子刀剪铺订制的,那时候到手里是没开刃儿的,一般情况下我们开始不敢磨里头,就磨外头,最后收尾是师傅给收尾,因为我们自己收完尾了没法使。

  北京宫毯运用多种表现手法,充分展示了中国传统文化和北京的宫廷艺术特色,并在此基础上向民间拓展。它既保存皇家气派,又留有民间韵味,给人以无穷的回味与遐想。北京宫毯的主要特点之一就是设计精心、构思完美。在这十多道工序中,可以说图案设计最关键。对此,王国英的同学,从事北京宫毯设计工作三十多年的曹艳红深有感触。

  主要特点就是它的构图,构图跟其它地毯不太一样,由于是从宫廷中传出来的,四菜一汤是它的基本构图,基本上它的构图都比较对称,后来也经过图案创新演变,一个是在题材上要创新,还有一点就是从构图上我们要有突破,也不能总是拘泥于四菜一汤。

  作为北京宫毯设计师,曹艳红设计了许许多多的作品,可以说是获奖无数。她的作品还被用于很多重要场所,比如当年参与设计北京城楼上的地毯,就让她至今难忘。

  我对城楼的地毯设计印象还是挺深的。那个设计也是经历了许多坎坷,它主要颜色底色是红色,大边用的是明朝的纹样风格,中间是一条龙。我特别喜欢能看到场地,城楼等于我能上去,我能看到以后我自己能有现场的一种想法,多看看它的建筑风格,多看看它的家具呀,陈设、纹路,在这里面去寻找灵感,就这样就设计出效果图。人家提出意见我再改,前前后后得有一年多,那时候有时加班到夜里三点半,那时想真是太难了,要不然搁这儿得了别干了,但是呢还是有一些信念,还有一些老领导的鼓励,大师、老大师对我的言传身教吧,我就觉得对我的影响,还是坚持下来了。

  北京宫毯都是手工编织。而织造这一环节是决定地毯成败的重要因素,也是最耗时、最耗精力的工序。先是需要工艺师设计出织毯的花纹图样,并将它按照织毯的尺寸放大,用不同符号标示出不同颜色的毛线,然后按照图样以经线、纬线交叉的方法将一根根毛线编织成片。

  地毯来说上经是前后两根经线,两根经线是一对儿,一对儿完了栓八字扣,绕前经勾后经,然后绕出来,把这(线头)切断,这是一个八字扣,栓完八字扣以后给它剪平,这面儿放平了以后出来是一层绒面,地毯来说是一个个八字扣组成的,像120道毯子一平方英尺等于一万四千四百个头儿。

  所以地毯还有一个十分形象的名字,栽绒地毯。每个用毛线编织的八字扣就像手工种植在经纬线之间一样,紧密连成片之后就成了初步的地毯。织造完成以后就要进行最后的修剪了。

  地毯织做只是完成了从图案到地毯的一个过程,然后进行后道的整理美化,平片剪的工序,给它弄的层次很丰富,然后才成为人们生活中的地毯、挂毯。

  由于生产周期长,而且是纯手工织造,无法实现大规模生产,这个工作对个人来说,收益不是很大,反而非常枯燥艰苦,要想坚持下来必须耐得住寂寞,全身心的投入,才能从工作中寻找到不一样的乐趣。

  从设计到原材料生产一直到织毯成型,全套工序下来两三年的时间,几乎我们这儿来说就这一坐就是几个月,重复性的劳作,太枯燥太乏味,所以好多年轻人吧耐不住性子静不下心来,坚持不下来,这种东西短时间看不到成效,所以也是留不住人的一个原因。我是1983年上的地毯技工学校,85年实习以后86年毕业了直接留在了地毯试制车间,我们一起毕业有28个学生,然后分在新产品试制车间的有6个,现在还在从事这个的就剩我一个了。

  作为北京宫毯的非遗传承人,王国英和同事们在不断推出新品、精品的同时,也不忘对传统工艺进行创新和改进,使得这门古老的传统技艺更加适应现代社会,也为它的发展注入了生机。

  图案上也是一个创新,它以前是传统的图案,现在更有欣赏价值,单独的花卉用挂毯表现出来以前是没有的,以前只是在画和绣上表现,我们现在用宫毯的风格来表现出来,这也是我们有盘金毯以后的一种创新,让它更适合现代的欣赏观念,然后在色彩使用上,我们比以前更丰富,以前的色彩用固定的色,多以节色为主,现在我们以润色表现的层次更丰富,色彩上技艺上都有一定的创新。北京宫毯特别是盘金毯,他更注重于装潢性,更注重于欣赏性,在工艺上我们更注重于浮雕感,层次感强,浮雕吗让人欣赏价值更高。

  编织地毯在我国已有两干多年的历史,在清雍正元年,北京织染局里就有9名毯匠专门为皇帝编织地毯。而盘金毯则属于清朝官坊毯品种之一,专供皇宫使用,多出自新疆的工匠之手,是宫毯中的极品。

  盘金毯的织造技艺是宫毯织造技艺里一个高精尖的技艺,它对技艺的要求又有一个新的提高,地毯来说他只是色彩的发挥,盘金毯通过设计把金融合在这个技艺里,金线的盘绕方法是前头盘金后头盘纱,它比普通地毯的制作更麻烦更复杂,效果更丰富,富丽堂皇。

  可惜的是这种盘金毯从民国以后就没有人再织过了,失传数十年。2003年,在多位工美大师专家带领下,北京地毯五厂成立了盘金毯抢救小组,王国英和她的师傅康玉生以及设计师曹艳红都是小组主要成员。抢救小组三进故宫地库,仔细研究,最终把“盘金毯”的技术进行了复原整理。

  当时我们跑遍了全市没有这种毯子,然后我们又去了故宫,看到了毯子,当时我们的感觉就是震撼,当时他们从地库里把这毯子拿出来我们只许看不许摸,我和我师父主要是进行复制吗,所以我们对他的原材料和工艺比较关注,回来以后我们对工艺上进行了研究,几次试制出来的效果都不是特满意,后来我们又再进故宫,故宫的人员给我们提供了高倍显微镜,让我们仔细观察它的工艺,又反复试制,然后工艺试制出来了,专家也认可了。

  工艺试制成功,接下来就要进行盘金毯的织造,第一步当然是要对这第一块复制盘金毯的图样进行设计,设计师曹艳红责无旁贷,开始了她的工作。

  设计呢是听取大家的意见,确定的是龙纹题材,所以我肯定是设计龙的题材,不跟故宫的一样。故宫原来都是新疆那边,格律体结构的,波斯风味儿的那种盘金毯。那我们这个就不是,咱们要保留北京风味儿,但是工艺咱们抢救它。一般九五之尊吗,九条龙在整个构图里比较满,因为考虑到盘金,盘金地儿不能留的太多,包括人家原来故宫里边的它都是盘金的地方和图案的地方都很匀适,那么咱弄九条龙咱们的布局也是比较合理,空金地儿呢也都比较对称。当时我也出了七八稿儿,当时也请来很多知名的专家,一块定了一块儿,因为这是青花风格的,也非常代表中国的那种大气,既然咱们抢救这个濒危项目,咱们一定把它做出精品来,所以当时也是很审慎的。

  最终,盘金毯的织造工艺和“九龙图”的设计稿确定之后,王国英有幸成为第一块盘金丝毯的织造者。为了谨慎起见,她先织了一块小样儿,在得到各方面专家全面认可以后,才开始第一块盘金毯的正式织造。

  织毯成型这是我一人儿织的,经过一年多把这毯子给织出来了。当时有一特殊的要求吗,我们为了赶05年的世博会,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在这一年里我就是说基本是一年都是加班加点,几乎没有完整的休息日,每天工作最长的时候从早上七点坐到晚上九点多,而且那时候我是这样表现,但是我的辅助工作都是别人去帮助我,我那时候刀子剪子有一个师傅特意给我磨,我吃饭有别人帮助我,水有别人凉,整个来说我的工作就是纯坐着干活儿。第一块儿盘金毯的完成不是我一个人能完成,他整个体现了集体,没有大家的帮助、领导的关注,没有第一块儿盘金毯的完成

  就这样,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第一块盘金毯终于复制成功。随后获得杭州西湖博览会金奖,北京工美杯金奖,北京市工艺美术珍品奖,最后被政府收藏。而他们制作的第二块盘金毯,也在参加台北文博会的第一天,就被私人收藏家高价买走。

  现如今,王国英织造的北京宫毯作品可以说是数不胜数,其中不乏珍贵的盘金毯,但是最让她记忆犹新的是一个上山虎的作品。

  上山虎是我单独织的,那块毯子我印象特深。有一个师傅他买了以后他特别喜欢,我在荣宝斋参加展会的时候,他特意把《中国图毯》那本书跑那儿送给我,让我很感动,这本书是我想买而没舍得买的一本书,这是让我难忘的一件事,在我印象中它很深刻。

  可以说,王国英对北京宫毯倾注了自己全部的爱,从走进工厂那天起,她就把自己与北京宫毯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她也希望通过边制作边学习的教授方式,让更多的人认识和走进北京宫毯。

  为了更好地培养北京宫毯的接班人,王国英可谓煞费苦心,她不仅仅传授技艺,还在这个过程中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徒弟们,开发他们自主创新的能力,让他们有自己思考的空间,做一个全面的人才。

  随后,王国英带我们来到了织毯车间,只见五六个女学员正在认真的工作,在一个角落里,唯一的一名男生吸引了我们的目光。

  就像王国英介绍的那样,这里的学员学习织毯是不受任何约束的,他们不局限在某一道工序里面,而是可以全面学习织毯技艺。如果你自己有好的设计出来,经过审核之后也会允许你自己把作品织出来,这对于这些年轻的学员来说,无疑是培养兴趣的最好途径。别看王国英的这些个徒弟看上去都很年轻,其实他们已经有些经验了,最长的已经干了六年了,对于北京宫毯他们早已经由陌生变成了喜爱,也在为传承做着自己的努力。

  北京宫毯,目前在燕京八绝里属于比较偏危的一项技艺,面对这样的困境,2014年,原北京地毯五厂由北京华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投资,成立了北京华方地毯艺术公司,并在顺义非遗基地建立了华方地毯艺术馆,全面展示北京宫毯的织造技艺,特别是盘金毯的织造技艺。王国英、曹艳红她们更是在这里教徒弟,搞设计,为了传承好北京宫毯织造技艺辛勤忙碌着。

  我首先在这技艺上传承,然后在宣传上把我们的技艺宣传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的技艺,关注我们的技艺,最后成为我们宣传的志愿者,让老百姓了解这些技艺,终归我们是燕京八绝之一吗,让更多的人了解北京,了解宫毯。

  对于北京宫毯织造技艺今后如何传承下去,王国英表示,“工匠精神”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及,作为一名还奋斗在一线的手艺人,她备受鼓舞。除了不断在作品上创新,她还打算多带一些徒弟,让真正爱好这门技艺的年轻人能接过接力棒,使宫毯技艺传承下去,并不断发扬光大。